主页 > Q点生活 >IS图谋绑大马富豪‧内长:掌握情报加大力度反恐 >

IS图谋绑大马富豪‧内长:掌握情报加大力度反恐

Q点生活 来源:http://www.wwwsuncity.com 发布时间:2020-06-07

IS图谋绑大马富豪‧内长:掌握情报加大力度反恐(吉隆坡12日讯)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揭露,根据情报,拥有国际网络的恐怖分子有计划绑架国内富豪,尤其是本地“头家”(Tauke-tauke),而银行也可能成为恐怖分子的目标。阿末扎希说,“根据我们获得情报,他们已鉴定谁是国内的大老闆(Tauke-tauke),我们不能说出是谁。”他促请国内富豪不要掉以轻心,甚至一些小富翁也不要大意,因为如果他们没有防範,容易被绑走的话,对方就会动手,并索取赎金。“我们不想大马发生这种事情。”恐怖主义确实威胁大马他称,当局担心恐怖分子会绑架大老闆,一如在沙巴东部安全区发生的绑架案。不过,他说,恐怖分子还没有拟定绑票目标名单,“我们通过审查,知道他们有这样的打算,但一切只是泛泛而谈,没有名单。他们在敲定目标。”他称,他不是要警告富豪,而是要唤起醒觉,提醒说威胁是真正存在的,所以请大家支持警方的行动。“我们不是开玩笑的,我们是要保护所有族群与宗教。”询及除了富豪面临绑架威胁之外,大马还会面对怎样的恐怖威胁,阿末扎希说,他相信银行会受到威胁。他指出,哈里发国(IS)恐怖分子也通过卖黑市石油捞钱。“根据情报,他们在中东每天卖黑市原油可赚100万美元。那是他们的收入,他们有很大资本去干扰民主体系,对抗政府。这不是在大马发生,但我们怀疑恐怖分子会在大马採用同样的集资模式,但是盯上不同的目标。”他接受华文媒体联访时一再强调,恐怖主义对我国的威胁是迫切真实的,“对大马人民来说,这确实是一项威胁。”他称,政府觉得有必要让人民知道,有关恐怖主义的威胁并非只针对穆斯林,并不是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的纷争而已。“在叙利亚与伊拉克被杀害的不止是穆斯林,英国人、日本人以及其他国家的公民也遭毒手,因为这些恐怖份子认为非穆斯林是异教徒。”阿末扎希表示,政府通过内政部与警方努力尝试阻止类似事件在国内发生,“如果我们只採取一般的做法,我担心类似杀人事件不只在国外发生,甚至国内的非穆斯林也会受害。”他说,这些恐怖份子不认同民主体制,他们嚮往的是古代哈里发体制,他们会杀害任何一个捍卫民主体制的人,包括反对党;他们要用自己的方式建立哈里发国,但伊斯兰并不是那样的。伊党伊国倡议异于哈里发国阿末扎希指出,伊斯兰党提倡的伊斯兰国与哈里发国并不相同,因此不会成为后者的助力。他说,伊党相信民主制度,而恐怖分子不相信民主体制。“伊党也不支持哈理发国。伊党不认可党员涉及哈里发国的活动。”他希望伊党可以支持即将在3月提呈国会的《防範恐怖主义法令》(POTA)。询及一些州属的宗教学校似乎成了灌输激进思想的管道,阿末扎希说,虽然有这样的说法,不过没有证据证明。6因素力证受恐怖主义威胁阿末扎希提出6个因素,力证我国受到恐怖主义的威胁。1)受激进与极端思想影响的个人可以在国内发动袭击。(不过,调查结果发现大马并非恐怖主义基地,而是中转站)。2)从叙利亚与伊拉克回来的武装分子有可能会继续恐怖活动,包括招兵买马,在大马发动袭击。3)参与叙利亚与伊拉克战争的武装分子,有机会在大马与同伴建立联繫。4)武装分子回国之后,会增加安全风险,因为他们已与哈里发国恐怖分子结盟。5)在印尼监牢,有200至300名扣留者(大多数之前是回祈团成员),将分阶段获释。这会影响国内安全,因他们当中一部份与哈里发国恐怖分子有联繫。6)哈里发国恐怖分子擅长操弄可兰经经文,使人变得激进,相信可以通过捷径上天堂。借助国际网络威胁大阿末扎希称,如今的恐怖主义威胁如此可怕,是因为恐怖分子已有国际网络,这意味外国的战士可来到大马。他称以前国内曾发生两宗恐怖事故,包括默马里的血腥惨剧与在江沙发生的抢军营武器事件,不过当时有关人士在国际上并没有网络,纯属是本土事件。“但是,如今这群人(恐怖份子)却拥有国际网络。”他称,在国内的伊祈团拥有国际网络,如果不加以压制,大马会发生恐怖袭击。需防範恐怖主义法令应对在面对恐怖主义的威胁下,阿末扎希说,我国需要《防範恐怖主义法令》来应对。他指出,虽然我国已有国家安全罪行(特别措施)法令(SOSMA)与防範罪案(修正与延伸)法令(POCA),但前者主要针对国家安全,而后者则用来打击严重罪案。“我们虽有国家安全罪行(特别措施)法令,但这项法令的门槛高,需要强而有力的证据才能把人控上法庭。”涉秘密情报难获证据他解释,有时在特定情况下,由于涉及秘密情报,当局很难获得确凿证据。“我们需要《防範恐怖主义法令》,因为我们无法取得非常确凿的证据把相关人士控上法庭。”他强调,《防範恐怖主义法令》是防範性措施,而不是等事发后才採取行动。另一方面,全国副总警长拿督斯里诺拉昔也附和部长的说法。他认同,公开审讯是好的,然而公开审讯体系讲的是证据,因此需等待事情发生后才能提控相关人士,“而我们是要预防事件的发生。”“其次,针对有组织的集团,当局要如何取得证据,证据源自于他们的成员,但他们的成员是不会提供证据指证同伴的,如此一来怎可能公开审讯?谁要成为证人,他们会杀掉他的。”他说,因此,我国需要预防性法律去辅助司法系统,以对付一群“特别人士”。他举例,所谓的“特别人士”包括贩毒主脑,“这些主脑没有碰到毒品,只是通过电话与中间人发出指示,我们要如何捉到他们?唯一方法就是用预防性法律。”他称,公众没有理由反对预防性法律,因为这是要保护他们的。不同内安令无未审先扣条文阿末扎希表示,《防範恐怖主义法令》与内安法令不相同,并没有未审先扣的条文。根据早前报道,在《防範恐怖主义法令》下,将设立防範恐怖主义局,并由该局负责发出逮捕令。针对该局成员人选,阿末扎希说,人选还未定案,待草案在国会通过,经国家元首御準后,他们才会鉴定与委任人选。‧报道:张庆禄‧2015.02.12
热门内容
小编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