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P佳生活 >小心翼翼谈论撞人问题,那个对自驾车充满信心的黄仁勋不见了 >

小心翼翼谈论撞人问题,那个对自驾车充满信心的黄仁勋不见了

P佳生活 来源:http://www.wwwsuncity.com 发布时间:2020-07-04

小心翼翼谈论撞人问题,那个对自驾车充满信心的黄仁勋不见了

穿着永远不变的皮衣、黑裤,站上每年最重要的 GTC(GPU 技术大会)讲台,今年 3 月 27 日,NVIDIA 执行长黄仁勋一出场,所有人都感觉得出,这位全球 AI 晶片教父变得小心翼翼。

以前,黄仁勋一开场,就是大谈 AI 人工智慧、自驾车。今年,他站上讲台,前 50 分钟,却像回到十年前的 NVIDIA,只谈公司如何帮好莱坞创造更逼真的特效,帮电影公司画出《星际大战》里的帝国风暴兵,谈医疗影像,让人以为影像才是他今年最想谈的主轴。

危机!自驾车首次撞死人

铺梗到第 90 几分钟,他才小心翼翼地开始谈自驾车;这里,才是整场演讲的核心。他说,自驾车很重要,「但是」,他说「这是很难的,是非常难的技术……」那位先前对自驾车充满信心的黄仁勋,不见了。

黄仁勋一向犀利强悍,过去 2 年,踏上人工智慧的浪尖,NVIDIA 股价从 30 美元大涨到 250 美元。但是,今年 NVIDIA 却遇上 AI 和自驾车技术发展以来,最严重的公关危机。就在 GTC 大会召开前 9 天,在美国亚历桑纳州坦佩市(Tempe),晚上 10 点左右,一辆进行道路测试的 Uber 自动驾驶车,竟以 45 英里的高速,意外撞上 49 岁的依莲(Elaine Herzberg);当时她正牵着脚踏车过马路,被撞后伤重不治。

「这是第一起自驾车撞死行人的案例」,美国《纽约时报》报导如此陈述。过去 Tesla 也曾发生驾驶开启自动驾驶功能后,车祸死亡的案例,但后来法庭调查却证明,车祸是因为驾驶不理会 Tesla 系统的警告才会发生。

失策!股价一天大跌 7%

然而这一次,却是行人被人工智慧控制的自动驾驶车撞死,这款车上配备各种先进的感测器,却未能及时煞车。事件发生后,美国社会对自动驾驶车发展,涌现检讨声浪,所有人都想跟自驾车拉开距离;不只原本批准无人车测试的亚历桑那州政府痛批。英特尔收购的自驾车技术大厂 Mobileye 还见缝插针表示,他们的技术完全可以在撞击前,及时发现这名行人,阻止悲剧发生。连丰田都因为「社会观感」,暂停自驾车道路测试。

所有人都想知道黄仁勋的反应。因为今年 1 月 7 日,NVIDIA 才发出新闻稿,标题是「Uber 选择 NVIDIA 技术驱动自驾车队」,高调宣布 Uber 与 NVIDIA 的结盟,从 1 月初开始,NVIDIA 股价涨了近 25%;但车祸发生后,美国媒体不断讨论「自驾车撞死人」的事件,如果处理不好,将演变成一场公关灾难。

站在 GTC 大会舞台上,黄仁勋还是以 AI 传教士的身分谈这次意外,没多谈事件细节。「运输产业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产业之一,10 兆美元这幺大,」他先抛出愿景,「我们相信,有一天,所有能动的东西都会是自动驾驶,或是有自动驾驶的能力。」

「(自动驾驶技术)对运输产业最重要的影响已经发生,」他解释,「线上购物和 Amazon 让人们不再上商店买东西,现在,人们是在家里等东西上门,而非到店里买东西。」而全球运输产业如此重要,却有许多缺乏效率的环节,「像停车位,」他举例,「我们有 2 到 30 亿个停车位,等我们上门,占用市中心里最宝贵的空间」,如果自驾车技术成真,不但能降低运输成本,还能对都市设计带来革命性的改变。

「但是」,黄仁勋在台上突然暂停了 1 秒,才接着说,「这是很难的,是非常难的技术。」他试着从正面解释,「安全是最重要的事,这(指自动驾驶)可能是这个世界遇到最困难的运算问题,上个星期发生死亡事故更提醒我们,这个工作是极端的重要……做得对,我们未来能救更多人。」

止血!与 Uber 案切割

演讲里,他没谈 NVIDIA 在 Uber 自驾车扮演的角色和责任,只低调地解释,要达到自驾车上路的愿景,要克服的困难有多大。「想像一下,你有一辆车,装备各种的感应器,雷达可感测动作、光达(LIDER)可以感测深度、相机有超高解析度」,要在汽车高速行进时,把这幺多複杂的资料融合在一起,做出正确的决定,「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困难」。

「这些系统从来没有被完整的整合在一起,一次也没有,我们致力在解决这个问题。」黄仁勋说,「这是最极致的 AI 问题,我们可以解决。」他承认,电脑必须做到,即使自己的运作有问题,都能侦测出来,而且有办法处理。

黄仁勋还在这场大会里,发表一款在虚拟世界里测试自驾车安全性的新平台。他认为,全世界的驾驶人,一年行驶超过 10 兆英里以上,光靠上路测试,就算跑几百万英里,仍不见得能模拟真实状况。

但就在黄仁勋的谈话后,这一天 NVIDIA 股价大跌 7.7%。因为,NVIDIA 之所以能在 2 年内股价涨 6 倍,就是自动驾驶车未来想像空间无限,所有人关心的是,NVIDIA 究竟该不该为这起自驾车车祸负责?今年又能拿出什幺有吸引力的新产品?

于是 2 天后,美国电视台 CNBC 播出黄仁勋专访,他身后站满打气支持的员工,这一次他终于直白地说,「Uber 开发自己的感测和驾驶软体,他们的技术与我们的技术是完全不同的,我们有自己的感测和驾驶软体。」他承认 Uber 有使用 NVIDIA 的晶片,但在上面运行的是 Uber 的软体,「我们的平台现在有许多 OEM 厂,以及全世界 300 多家伙伴在用。」

今年初,开始有外资看空 NVIDIA 股价。有分析师认为,过去 1 年,NVIDIA 高阶显示晶片,被当成虚拟货币的挖矿工具,让 NVIDIA 高阶显卡严重缺货,但今年开始,中国的比特大陆将开始推出新的挖矿晶片,将威胁 NVIDIA 在虚拟货币市场的商机。

在这场电视採访里,他也鬆口回应,虚拟货币和区块链技术「还会持续多年」,但虚拟货币商机对 NVIDIA 来说只是意外之财,游戏、AI、电脑影像处理等,才是他眼中认为能让公司成长 10 倍的重要支柱,显然并不把比特大陆的竞争放在心上。

敢赌!从失利到东山再起

自驾车意外危机,对黄仁勋恐怕只是小小的考验。他遇过更大的挑战,2008 年 NVIDIA 切入手机晶片市场失利,股价曾一度跌到 7、8 块美元,市场上传言,联发科有可能购併 NVIDIA。

就在公司最低潮的时候,他大力投资 AI 技术,开发相关的软体和社群,不但让竞争对手英特尔一时难以取代,成为 AI 热潮中少数的获利者,去年还搭上了虚拟货币带来的商机。

他身上同样有像川普一样,捉摸不定的特质,随时会出招。有一次,他在台湾举行记者会时,他站上舞台,会场竟还在播轻鬆的流行音乐,他眉头一皱,「播这幺轻鬆的音乐,乾脆我们也轻鬆一下吧!」直接在舞台上哼起歌来,让整个记者会停摆,他没骂一个人,就立刻让团队上紧发条。

又有一次记者会,黄仁勋在现场讲英文,再请人翻译,没想到记者会举行到一半,翻译的表现让他不满意,他直接用台语跟翻译说,「你这样会赚呒钱喔!我可是听得懂中文。」一度要直接跳过翻译,回答现场记者问题,只差没像川普一样喊出「You are fired!」

这次自驾车意外,像是一场自驾车发展技术的期中考,现在,NVIDIA 股价暂时持稳,看好 NVIDIA 股价的分析师仍属多数。但是,未来要把 AI 从理论变成真实,让消费者认同自驾车的安全,才是最大考验。恐怕也只有充满斗志、又难以捉摸的黄仁勋,能带头跑在最前面,通过这场大考后,NVIDIA 的股价,还有机会再度狂飙。

热门内容
小编推荐